武陵山大道市区通往张家界森林公园的美丽通道
2023-11-17 16:30:53
导演:琛乐 
主演:李芯晓  更多...
类型: 旅游 
地区:未知
立即播放
剧情简介
“苏神医,他怎么样?”秦奇见楚寒希给宋斯宁诊完脉后,又掀开宋斯宁的上衣在他上半身轻轻按了按,而这时从宋斯宁身上滑下一个东西,楚寒希拿起来一看是一个染血的手帕,只是手帕上绣着的东西令她轻皱了一下眉头,然后她又把手帕放在了宋斯宁的枕头边。接着她开始认真检查他的腿部,而此时秦奇才看清宋斯宁身上都是被人重打之后的可怖伤痕。“他体内淤血严重,胸部和腿部都有不同程度的骨折,好在这些伤痕刚刚造成没多久,有我在他还死不了。”想到宋斯宁当日除了把七叶莲给了她,还另外送了她两盆很有灵气的药草,楚寒希就没办法放下他一走了之,她取出银针先给宋斯宁将体内的淤血散开,又写了一张药方给秦奇,让他煎好药给宋斯宁喝下去。几针下去,昏迷中的宋斯宁就已经睁开了眼睛,自楚寒希离开玉竹镇的第三天,他眼睛上的纱布就已经全都拆下来了,真正恢复了光明。“你醒了!”此时,房间里就剩下还戴着斗笠的楚寒希和趴在桌子上睡着的齐福气,秦奇正在外边亲自给宋斯宁煎药。“楚姑娘!”宋斯宁自眼瞎之后对声音就特别敏感,所以楚寒希一出声他就知道斗笠面纱下的人是谁,见楚寒希点头表示回应,他想坐起来,却发现全身疼的厉害,只得勉强问道,“楚姑娘,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跟着小王爷一道离开玉竹镇了吗?”“我确实是离开了,不过又因为一些事来到了这里,倒是你,怎么几天不见被人打成这个样子?”楚寒希看着他问道,同时让宋斯宁躺在床上不要乱动,他骨折的地方虽然被她用特殊的手法恢复了原位,但彻底长好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行的事情。“一言难尽!”宋斯宁苦笑说道,“楚姑娘可听说过《孙氏内经》?”楚寒希点点头,看着他说:“在药园夺宝大会的时候,神医谷的人说要用香血灵芝换一本叫《孙氏内经》的医书,这和你受伤有关系吗?”“之前我也以为会没什么关系,可造化弄人,二十多年前宫中太医院孙院首因谋害皇嗣被灭了九族,孙家的传家宝《孙氏内经》也下落不明,虽然当今圣上继位之后为孙家平了反,但世人都以为孙家后继无人,谁能想到还会有遗孤在世。”宋斯宁更没想到的是,他会是那个遗孤。当年他亲生母亲被太医郭兴文救下并藏了起来,之后在生下他的第二年抑郁而亡,恰逢当时在京城做生意的宋元青夫妇一岁的儿子因病夭折,他们担心家中老夫人因长孙身亡而出事,郭兴文也想给自己一个能见光的身份,于是三人商议之后李代桃僵便让孙家的孩子成为了宋家的长孙。这些年,宋斯宁从未怀疑过自己的身份,因为家人都对他非常好,尤其是他眼睛看不见之后,祖母和母亲更是每日以泪洗面。可就在前两天,神医谷和鲁王的人分别找上了他,目的就是要从他手里拿到《孙氏内经》,还告诉了他的身世,鲁王甚至威胁他,如果他不拿出《孙氏内经》,那么当年隐瞒他存在的郭兴文和宋元青夫妇都会受到牵连。他之后从郭兴文和汪氏那里也确认了自己真实的身份,但郭兴文告诉他,当年他祖父孙隐根本就没有走出宫门便死了,死时身上空无一物,也没告诉任何人《孙氏内经》的下落,后来孙家被抄家灭族,宅子被人翻了几遍也没发现医书的下落。所以得知孙家还有遗孤在世上,那些想要医书的人就以为《孙氏内经》当年在他亲生母亲身上,然后又传给了他,当然也有人会怀疑是他老师郭兴文秘藏了那本医书。不过,他是相信老师的为人的,而且据他了解,自己老师郭兴文的医术并不比他的祖父孙隐差,郭兴文还告诉他,其实那些人要找的并不是什么医书,而是医书上记载的一张药方,据说是先帝让自己祖父秘密炼制长生不老药的药方。没想到就是这样一个空穴来风的宫中传言害得孙家有了灭门之祸,也害得现在的他无家可归。“你不会就是那个遗孤吧?”看此刻宋斯宁脸上的神情楚寒希也能猜出几分。“没错,我就是孙家的孩子,只不过我手里根本没什么《孙氏内经》,但外人并不信,要不然我也不会被人掳走遭到毒打。”宋斯宁一脸悲伤无奈,就为了一张不知有没有的药方,他还没出生就已经家破人亡。“那这个手帕也是你的?”楚寒希顺手拿起枕头边沾染上了血迹的手帕问宋斯宁。宋斯宁一看见她手里的手帕心情就有些激动,想要伸出手去拿,奈何他现在没有什么力气,只得说道:“这是我亲生母亲留给我的唯一的东西,老师对我说这手帕是我亲生父亲的,母亲对他说过,这是我的祖母为父亲绣的,祖父也有一块相同的。”“都有这样的墨绿色小葫芦?”楚寒希看着手帕上的那个熟悉的图案问宋斯宁道。“或许吧!”宋斯宁也不确定,毕竟他没有机会当面问他的亲生母亲,只是不明白楚寒希为什么对手帕上的小葫芦特别关注,“楚姑娘为何这样问?”“没什么,好奇罢了!”因为楚老三给她的银针包上也有这样一个墨绿色的小葫芦,而且绣法大小都是一模一样的,当时楚老三说银针是他的故友相托之物,难道他的故友就是前太医院院首孙隐?“不过,宋公子,你为什么要把自己身世的秘密告诉我一个外人,这些你不必说的?”“楚姑娘不要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你和你姐姐都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只是想告诉你,我是一个麻烦,出了这道门,你以后就当不认识我,也免得招祸上身。”现在神医谷和鲁王或者还有更多的人都想从自己身上得到《孙氏内经》,恐怕之后会有越来越多的人知道自己的存在,宋家他不能再回,郭兴文他也不能再见,只有离所有人越来越远,才能把麻烦带走。“等等,我姐姐?”楚寒希猛地站了起来,“你怎么知道她?”“怎么?楚姑娘没见到你姐姐吗?今天就是她把我从那群人手里救出来的,也是她把我送到了这里,通知了秦奇!你们没有见面吗?”宋斯宁有些奇怪地看向楚寒希问道。“没有,我问你她脸上是不是有很多黑斑?”会是楚寒衣吗?楚寒希心中有些着急起来。宋斯宁点点头,救他的那个姑娘虽然容貌不是很美丽,性子也有些冷,但是却心地善良,“当时,我们两个都被困在地牢里,她知道我的眼疾被一个姓楚的姑娘给扎好之后,就说你是她小妹,然后逃走的时候就把我给带上了,她说你治好的人不能随便死。”要不是有楚寒衣出手相救,宋斯宁知道自己一定会死在那个地牢里,只是他没想到将自己抓到地牢严刑拷打的会是息柳山庄的人,难道江家也对医书有兴趣?楚寒希赶紧把秦奇喊进来,问他是不是见过一个满脸黑斑的女子,秦奇点了一下头,这个小院是秦家在玉竹镇的落脚地,平时知道的人很少,这些年他经常带着马久来玉竹镇买药材,一个偶然的机会认识了宋斯宁,然后两个人就成为了关系还不错的朋友,这个地方宋斯宁之前也是知道的。“那她去哪儿了你知道吗?”楚寒希忙问道。“不知道,那姑娘把宋公子放下就走了,我连和她说上一句话的时间都没有!”秦奇回道。“那她走了有多长时间?”楚寒希又问道。“一个时辰不到!”秦奇想了一下说。楚寒希赶紧将手中的手帕还给了宋斯宁,又让他们照顾好齐福气,然后自己一个人来到了玉竹镇大街上,她得赶快找到楚寒衣,然后带她一起回家。在这之前,她还以为楚寒衣去了译州府城,没想到她会来到绍州的玉竹镇,难道是姐姐知道她从烈北王府又来到了绍州,所以一路跟来的?不管怎样,她先找到人再说。“大娘,你有没有见过一个满脸黑斑的女子?”楚寒希来到一个卖药材的妇人小摊前问道。“没有,今天怎么这么多人找有黑斑的姑娘?”那妇人摇了摇头,又似自言私语般说道。“还有人找有黑斑的姑娘?”楚寒希疑惑地看着妇人问道。“是呀,息柳山庄庄主夫人丢了很贵重的首饰,说是宫里娘娘赏赐的,被一个满脸黑斑的丫鬟给偷走了,现在息柳山庄的人正满大街找人呢!”妇人说道。这么巧?楚寒希怀疑自己和这位庄主夫人找的是同一个人,只是自己的姐姐楚寒衣怎么会和息柳山庄又扯上关系?难道姐姐还以为自己在息柳山庄,所以去了里面查看?正当楚寒希在大街上想着用什么办法找楚寒衣的时候,一个青衣小厮低顺地走到了她身边,说道:“公子,我家少庄主有请!”“江炫?”楚寒希疑问出声,见那小厮点头,便跟着他来到了一处安静的茶楼雅座内,推门进去之后,就见江炫坐在里面神态悠闲地饮茶。当房间里就剩下江炫和楚寒希两人时,楚寒希拿掉了头上的遮面斗笠,然后与江炫相对而坐看着他,此人能耐够大的,竟然这么快就能找到自己。“这一次,楚姑娘没有跟着霍小王爷来玉竹镇吗?上次楚姑娘不辞而别,在下可是遗憾的很!”江炫给楚寒希倒了一杯上好的热茶,仿佛两个人是相识多年的朋友一般,“这是勿南出的上等岭儿尖,楚姑娘尝尝!”清茶入喉,香醇甘甜,楚寒希满意地点了一下头,这茶的确不错,只是今天江炫应该不是专门请自己来这里喝茶的吧。“上次走得匆忙,江少庄主别见怪,这次也是事出有因,不知江少庄主是怎么知道我在玉竹镇的?”楚寒希放下茶杯问道。“我并不知楚姑娘会在玉竹镇,只不过是凑巧去找人,碰上罢了。”江炫也没有隐瞒,他的人一路追踪到秦家的小院发现了宋斯宁,同时也看到了楚寒希。“找人?找什么人?”楚寒希假装好奇地问道,息柳山庄丢了很多人吗?“我要找的人和楚姑娘你要找的人说不定是同一个人,就是不知道她和楚姑娘是什么关系?”江炫目光如炬地看着楚寒希,似是不打算放过她脸上的任何一个表情。江炫不会也在找她的姐姐吧?江家这对母子怎么回事,她姐姐在息柳山庄到底干了什么事?心里疑窦丛生,但面上楚寒希不显。她再次端起茶杯,拿到唇边轻轻一吹,然后笑着问江炫:“你和那位自己要找的人是什么关系?”“同床共枕的关系!”江炫一句话说得轻松随意,楚寒希听后却让满嘴茶呛的眼泪都要出来了,大睁着双眼不敢置信地看向他,他这话是真的还是开玩笑?!江炫也没想到楚寒希会是这样大的反应,由此可见,逃跑的那丫头和她的关系定是非同寻常,那他找到人就更容易了。“那我们找的应该不是一个人!”楚寒希尴尬一笑,轻咳几声顺顺气,她是真被江炫的话给吓到了,不过想想楚寒衣的性子,再看看江炫,还有自家姐姐那一脸难看的黑斑,应该没哪个男人不介意吧。“是吗?”他和她都在找一个满脸黑斑的女子,不会这么巧吧?江炫又从怀里拿出一根红绳,红绳上穿着一颗桃核,然后问楚寒希,“这个,楚姑娘也不认识?”“我看看!”楚寒希一把夺过江炫手里的东西,仔细看那桃核上刻有一个“衣”字,这是小时候楚寒衣带她进山摘野桃子吃,她听族里老辈人说桃核能辟邪,就在上面刻了一个“衣”字送给楚寒衣,之后楚寒衣一直贴身佩戴着,从未摘下来过,可此刻它竟然在江炫手中。“江炫,你跟我说实话,刚才你说的同床共枕是不是在开玩笑?”见到楚寒衣贴身的东西,楚寒希立即严肃认真起来,甚至带着点儿怒气看向江炫质问道。“我这个人不爱开玩笑,更不喜欢撒谎,那天夜里我们两个都中了毒,是一种烈性很强的合欢散,然后便同床共枕呆了一夜!”这一点,江炫并没有隐瞒楚寒希,事实上是他遭人算计,那个满脸黑斑的姑娘误打误撞闯进了他的房间,然后与他成了一夜夫妻。“怎么会这样!”楚寒希从椅子上慢慢站了起来,脸上满是愧疚自责,觉得是她害了楚寒衣,要不是因为找她,楚寒衣也不会进息柳山庄,不进息柳山庄就不会中什么毒,也就不会和江炫在一起发生什么了。虽然江炫这个人长得是不错,家世也好,但皮囊是皮囊,内里是内里,难道她会察觉不出来他是个很有心机城府的人吗?还有,姐姐楚寒衣现在又在哪里?经历了这样的事情,她会不会想不开?不会的,不会的,依照楚寒希对楚寒衣的了解,像这种情况即便是真的要死,楚寒衣也会先把害她的人拉来垫背,所以她一定要尽快找到楚寒衣的下落。“你真的认识她?她到底是谁?”从楚寒希的反应上江炫已经确定两个人是认识的,所以他赶紧追问道。“这重要吗?难道江少庄主还会娶一个众人眼中的丑女做你息柳山庄的少庄主夫人吗?”楚寒希此时说话语气已经有些疏离冷漠,谁让江炫欺负了她姐姐,原以为他会是个不错的朋友呢!“她的美丑我并不在乎,既然我们已经有了肌肤之亲、夫妻之实,那她便是我江炫的妻子,我一定会对她负责的!”江炫毫不迟疑地说道。一切都是因为他那女孩才遭受了这一切,原以为她被人害死了,没想到她能从息柳山庄的地牢里逃出来,更让他没想到的是,地牢里竟然还有皇商宋家的宋斯宁,这山庄里到底还有多少事情瞒着他这个少庄主,回去之后他会查个清楚明白的。“哪怕她貌丑至极,无家无势?”楚寒希定定地看着江炫问道,想判断出他说话的可信度。“哪怕她貌丑至极、无家无势!”江炫掷地有声地说道。“即便如此,她也未必想嫁给你!”在家的时候,楚寒衣就一直说自己不嫁人,楚寒希觉得她不是说着玩的,也不知是不是她想起了以前的记忆,对于婚嫁之事似是很抵触。“这么说,你真的认识她?”江炫心中一喜,说起来他虽与那女子缠绵了一夜,但并没有真切地看到她的面容,还是他清醒之后听下人说,有一个丑丫鬟半夜爬了他的床,被庄主夫人知道后给乱棍打死了。不过,他多了个心眼,让自己信任的人去查,却发现人被带进了地牢,而等他去地牢的时候,却发现地牢的人都被打晕了,里面关着的人也都不见了,而且已经有山庄里的高手去追,但却把人给追丢了。后来,他接着查发现山庄里从未有个满脸黑斑的丑丫鬟,而且地牢里还关着宋斯宁,顺着这个线索他查到了秦家小院,但只见宋斯宁却没了丑丫鬟,同时还遇到了楚寒希。“如果你要找的人真的是这个桃核的主人,那我可以告诉你,她是我姐姐,进息柳山庄的目的,应该是为了去见我,只是她可能不知道我已经离开了这里!”楚寒希重新坐了下来,再看江炫已经是带着娘家人审视的目光,“江少庄主,我姐姐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乡野女子,你确定要娶她?我想还是等我找到我姐姐之后,问问她的意见再说吧!”江炫是真没料想到与自己春风一度的女子会是楚寒希的姐姐,那两姐妹也太不同了,只是他并不觉得楚寒希嘴里的“姐姐”是个很普通的人,即便是在烈性合欢散的作用下,他和她都有些控制不住地意乱神迷,但他可以确定楚寒希的姐姐内功高强,身上还被人狠狠打过一掌,应是受过很重的内伤还没完全复原。“我说过,无论她是谁,我都一定会娶她!”江炫一直都是个洁身自爱的人,之前不是没有美人投怀送抱过,但他都想办法拒绝了,就连父母塞进他房间里的通房丫鬟和侍妾,也都被他以身体不适赶走了。这一次怕是别人的蓄谋已久,却成了他和楚寒希姐姐的一场意外,但也因为这样害她被息柳山庄的人追捕,恐怕连楚寒希一家也会受到牵连,他闯的祸当然要自己承担,而害他的人自然也要付出代价。“还是先找到人再说吧!”楚寒希可没觉得事情会那么简单,而且江炫这样的人物他的婚事真能自己做主吗?况且就算息柳山庄愿意接纳楚寒衣进他们江家的大门,只要楚寒衣自己不愿意,他们楚家也不会逼她嫁给江炫的,哪怕她已经失身给江炫,在楚寒希眼里她姐姐也配得上世间任何的男子,她希望自己的姐姐能嫁给一个真正爱她、疼她而她又喜欢的人。“嗯!”江炫点点头,眼眸微低,目中冷光闪过,他必须在他母亲的人发现楚寒希姐姐的踪迹之前找到她。“对了,还有一件事情我想有必要告诉你一声,我可能被魔教的人给盯上了,他们的新教主是不是叫司尘?”如果要找楚寒衣很可能会暴露自己,江炫毕竟是息柳山庄的少庄主,有他护着应该会好一些。“魔教的教主邪尘本名的确叫司尘,只是他怎么会盯上你?难道是因为烈北王府?”楚寒希医术高明,她一出手就救了霍王爷、温三爷和方明等人,连魔教老毒物下的毒都能轻易解掉,魔教的人对她好奇似乎也很正常。“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总之,你先帮我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她得先配一些防身的东西。“没问题!”只有保证楚寒希的安全,才能找到她姐姐,以后才可能有机会让她给自己解体内的蛊毒,更为了日后不惹怒那位煞神小王爷,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楚寒希在霍维心中的分量可不轻。喜欢锦绣良缘之田园俏医妃请大家收藏:()锦绣良缘之田园俏医妃书博网更新速度最快。
wjm3u8
高清
《武陵山大道市区通往张家界森林公园的美丽通道》 演员表
武陵山大道市区通往张家界森林公园的美丽通道相关资讯
相关推荐
  • 舌尖上的无锡味道:3道经典美食,道道皆美味,你吃过几道?
    舌尖上的无锡味道:3道经典美食,道道皆美味,你吃过几道?
    已完结
  • 宜宾最好吃一家燃面,味道正宗好吃,顾客吃得停不下来丨早餐中国
    宜宾最好吃一家燃面,味道正宗好吃,顾客吃得停不下来丨早餐中国
    已完结
  • 汕尾特产的麻鱼,搭配咸菜爆炒,鲜香滑嫩肉质紧实丨老广的味道
    汕尾特产的麻鱼,搭配咸菜爆炒,鲜香滑嫩肉质紧实丨老广的味道
    已完结
  • 每天靠喝10瓶可乐为生!可乐狂人的变形记!
    每天靠喝10瓶可乐为生!可乐狂人的变形记!
    已完结
  • 你是女神吗,中了这六条,我叫你女神!看看你中了几条呢
    你是女神吗,中了这六条,我叫你女神!看看你中了几条呢
    已完结
  • 农村老话:入户门不要对着这4处!如果你家是这样,赶紧改正
    农村老话:入户门不要对着这4处!如果你家是这样,赶紧改正
    已完结
  • 越剧新龙门客栈完整版4
    越剧新龙门客栈完整版4
    已完结
  • 到老都有很多追求者的三大生肖女!
    到老都有很多追求者的三大生肖女!
    已完结
  • 星座视角下的事业心:探寻与奋斗的独特力量
    星座视角下的事业心:探寻与奋斗的独特力量
    已完结
  • 公认的最难追的三大星座,看看有没有你的星座,欢迎评论区讨论
    公认的最难追的三大星座,看看有没有你的星座,欢迎评论区讨论
    已完结
  • 十二生肖中,哪些人明年上半年求财多如意,吉星庇佑,更上一层楼
    十二生肖中,哪些人明年上半年求财多如意,吉星庇佑,更上一层楼
    已完结
  • 道法难背?试试这些方法,事半功倍!
    道法难背?试试这些方法,事半功倍!
    已完结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
舌尖上的无锡味道:3道经典美食,道道皆美味,你吃过几道?
舌尖上的无锡味道:3道经典美食,道道皆美味,你吃过几道?
宜宾最好吃一家燃面,味道正宗好吃,顾客吃得停不下来丨早餐中国
宜宾最好吃一家燃面,味道正宗好吃,顾客吃得停不下来丨早餐中国
汕尾特产的麻鱼,搭配咸菜爆炒,鲜香滑嫩肉质紧实丨老广的味道
汕尾特产的麻鱼,搭配咸菜爆炒,鲜香滑嫩肉质紧实丨老广的味道
每天靠喝10瓶可乐为生!可乐狂人的变形记!
每天靠喝10瓶可乐为生!可乐狂人的变形记!
最新推荐
查看更多
美国内战免费完整版资源
美国内战免费完整版资源
美国内战在线观看星辰
美国内战在线观看星辰
美国内战免费观看完整版
美国内战免费观看完整版
美国内战超清不卡在线
美国内战超清不卡在线
美国内战免费全集超清在线
美国内战免费全集超清在线
美国内战在线观看完整版高清
美国内战在线观看完整版高清
美国内战在线免费观看
美国内战在线免费观看
欢笑老弄堂免费完整版资源
欢笑老弄堂免费完整版资源
欢笑老弄堂HD完整版
欢笑老弄堂HD完整版
友情链接
拔萝卜在线视频
九月在线
辣妹子影院
少女免费观
青柠影院,给我免
青青河边草免费观
今夜无人入睡视频
片多多免费高清电
高清
完整版
更多
网址导航
网站地图

免费看武陵山大道市区通往张家界森林公园的美丽通道完整版全集高清-短视频-香蕉视频网-剧情:“苏神医,他怎么样?”秦奇见楚寒希给宋斯宁诊完脉后,又掀开宋斯宁的上衣在他上半身轻轻按了按,而这时从宋斯宁身上滑下一个东西,楚寒希拿起来一看是一个染血的手帕,只是手帕上绣着的东西令她轻皱了一下眉头,然后她又把手帕放在了宋斯宁的枕头边。接着她开始认真检查他的腿部,而此时秦奇才看清宋斯宁身上都是被人重打之后的可怖伤痕。“他体内淤血严重,胸部和腿部都有不同程度的骨折,好在这些伤痕刚刚造成没多久,有我在他还死不了。”想到宋斯宁当日除了把七叶莲给了她,还另外送了她两盆很有灵气的药草,楚寒希就没办法放下他一走了之,她取出银针先

RSS订阅  百度蜘蛛  谷歌地图  神马爬虫  搜狗蜘蛛  奇虎地图  必应爬虫